blog_ban.jpg

litterature X Comic 文字 x 漫畫 大腦電影院
2006-12-04(Mon)

沙堡壘

        「嫲嫲,我們去公園了。」我和婉婉快步走出門口,不等嫲嫲回答火箭般飛出門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哥哥你跑快點吧,不然秋千架又要大排長龍了。」婉婉催促着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爸爸媽媽都要上班的關係,下午家中沒有人,所以讓嫲嫲來照顧我們。每天午飯後,我們會小睡片刻,醒來便立刻到公園玩,黃昏時才回家做家課。

        真奇怪,明明我和婉婉是在同一天生日的,怎樣婉婉老是哥哥、哥哥的叫我?我問媽媽,她就說我和婉婉是「雙胞胎」、「龍鳳胎」,是同一天從媽媽的肚子裏鑽出來的,不過我比婉婉跑快了一步,所以是哥哥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我真是不喜歡被喚作哥哥,好像大了幾歲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還是風真他那樣「智仔、智仔」的叫我,悅耳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婉婉終於等到了秋千,就互相比賽看誰盪得高。

        哇,手指快要碰到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智仔、小婉,智仔、小婉……」風真氣呼呼的跑進公園。

繼續閲讀

2005-12-04(Sun)

清晨,陽光悄悄地從窗簾滲入睡房中。

朗晴剛睡醒,揉著惺松的睡眼,用力地舒展身體,隨又轉身看著熟睡在身旁的男人的背脊。

背脊的主人有著一頭小麥般的金髮,收割得順直貼服,閃閃發亮。男人的背赤裸而寬闊,黝黑而富彈性,令人聯想到他胸膛的壯闊。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背那一道長而深的疤。

那一道疤,從左肩一直不規則地伸延到右腰,凹凸不平的如起伏連綿的山脈。

「一定很痛了。」朗晴好奇又憐惜地看著,食指輕柔而軟滑地在劃過,由左至右,從上而下。

「喂,妳的指甲抓得我又癢又痛。」

「噢,對不起。」朗晴回道,耳根卻紅了。

男人轉身騎了過來,一雙深邃的湖水藍的瞳孔,直勾勾地注視她。「不行,我要報仇。」他的隻手往朗晴的腋下和腰部搔去。朗晴連連掙扎,卻捉不著他的手。她只好叫停。

那男人卻玩得更樂。直把頭埋進的頸項,用他那希臘雕像般的鼻在她的鬢上摩挲。毅捷哈哈哈…毅捷,毅捷,呀…哈哈,快停,停手,哈呀,我投降…哈…」

毅捷止了手,輕輕壓倒了在朗晴的身上。朗晴連連喘氣,胸口的起伏下下打到毅捷的胸肩上。

「你的疤怎樣來的?怎麼不除掉它?」朗晴問。

毅捷轉身仰臥,朗晴環抱著毅捷的臂彎,倚在他的肩上。

繼續閲讀

2005-12-04(Sun)

同人女之戀

同人女[1]之戀

        BL﹙名詞﹚Boys Love的縮寫,意指男性間的愛情。

        舞台上的新堂愁一正以勁歌熱舞興奮地演出。

    台下,他最愛的由貴瑛里和未婚妻宇佐美綾加在看着。

    他的心亂作一團。

    「綾加是女的,又是他﹙由貴﹚的未婚妻,跟我不一樣,跟我不一樣……可是,又怎樣?沒什麼不一樣。」我們最愛的都是瑛里,這種心情都一樣的啊。愁一驅走了內心的黑雲,心中立時澄明一片。他鼓起勇氣,用米高風,面對台下的觀眾,「各位觀眾,對不起」他的伙伴浩司、典子都呆了。「唱到一半,插十秒鐘MC。一句話而已。請讓我說。

    「由貴他—由貴是我的!」

《萬力引力》村上真紀著

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Í



繼續閲讀

自我介紹

airdidi

Author:airdidi


LOVE: APH DRRR, 戰國BASARA, REBORN, Fate Stay Night, Shakespeare drama

類別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Link
Clock
<
OKwave
月曆
11 | 2019/12 | 01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Pivix
The Epic of Zekbach
Plurk
Doll Doll